有关第三方TangYou

买啊!!!

紅時:

2018新刊-古风个人本《 时语 》预售开始

首发7月萤火虫,通贩7月下旬发货。
预售地址见评论,或扫描图片二维码,代理君旺旺店铺:U235核燃动力

想看两位在艺术表达上的交锋~会画如其人么>w<

モカ。:

消失半年突然诈尸!

这阵子画了下一直想画的原创漫画,艰难地搞出了第一回(……)

虽然一如既往的狗血+少女漫,但开心就好,反正改不掉(靠

第一次尝试中国背景,画完还是蛮有意思的w


「瑛」第一话/共46P

作品中出现的人名、地点和现实无关

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第二话,定个目标明年内完成


ELF:http://elfartworld.com/works/186510/

欢迎给我留言和感想!

先土拨鼠叫为敬

モカ。:

消失半年突然诈尸!

这阵子画了下一直想画的原创漫画,艰难地搞出了第一回(……)

虽然一如既往的狗血+少女漫,但开心就好,反正改不掉(靠

第一次尝试中国背景,画完还是蛮有意思的w


「瑛」第一话/共46P

作品中出现的人名、地点和现实无关

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有第二话,定个目标明年内完成


ELF:http://elfartworld.com/works/186510/

欢迎给我留言和感想!

[谢沈]未来可期

又是六月~

种太阳:

     《未来可期》


 


       沈夜下午从实验室离开后就回了一趟家。


       他将钥匙伸进锁孔处,还没来得及将门打开,就感觉到钥匙自动在他手里一转,像是有人在另一面开了锁。然后门从里面被打开了。


       沈夜面无表情地看着插在锁孔里的钥匙从自己的手里脱了出去,伸手接住了朝自己扑过来的家伙。对方身上还穿着校服,身上的气息清爽干净。


       “阿夜。”谢衣抱住沈夜,笑眯眯地抬起头来。


       沈夜对于谢衣进入他家里这件事毫不奇怪,谢衣本来就有他家的钥匙,他奇怪的是这个时间,“你怎么过来了。”


       谢衣没有回答,埋头在他的颈窝处蹭了蹭。沈夜抬手轻点在他光洁的额头上,把谢衣推得远点。被推开后,谢衣不满地鼓了顾脸颊,手还搂在沈夜腰上不肯松开。沈夜看着那张清秀的脸上像小松鼠似的鼓起两个小肉包,原本有些绷着的嘴角一松,眼里就带了些笑意。


       “先进去吧。”他拍了拍谢衣的背。


       沈夜今年二十三岁,在本城的G大读研,准确来说是硕博连读。谢衣今年十八岁,明天高考。


       沈夜先去倒了杯水喝,转过头去。谢衣舒舒服服地坐在沙发里,正朝着他看过来,和沈夜对上视线就弯了一下嘴角,笑得温文尔雅。谢衣才十八岁,正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但是五官已经渐渐长开,俊秀的眉眼褪去稚嫩和青涩,待人接物间也显出几分从容却又并非老于世故的成熟。沈夜心里平白生出几分“家有少年初长成”的感慨。


       “你不是明天高考?”沈夜端着水在沙发的另一侧坐下。他原本还想着要不要打个电话给谢衣,或者去学校看一下谢衣,没想到谢衣自己跑过来了,“你是住校吧。”


       “我和老师请假了。说回来好好休息。”谢衣蹭过沈夜这边来,沈夜刚从外面回来,嫌他靠过来热,向边上又移了移,结果又被谢衣直接扑住了。


       沈夜简直有些没办法,“你多大了这是。”


 


       谢衣是沈家的养子。谢衣年少时双亲就因事故而去世,谢衣曾寄住亲戚家一段时间,一番辗转后,被沈家收养。


       沈家另有一双儿女,长子沈夜,次女沈曦。沈夜年长谢衣五岁,在谢衣被收养进来的时候已经上了高一。由于父母工作繁忙,时常不在家,几乎一直是沈夜在照顾妹妹,现在又多照顾一个谢衣。


       在沈夜读高中那三年,谢衣一直都和沈夜睡在一个房间里。在小孩子看来,高中生的沈夜显然大上许多,又加上沈夜看着有些冷漠,谢衣起初还有些拘谨窘迫。但是没多久,谢衣就发现沈夜其实待他温和纵宠,以致到后来他恨不得整天都黏着沈夜。


       沈夜高中时不上晚自习,每天晚上都会回来。晚餐过后谢衣跟着沈夜回了房间,就坐在沈夜边上写作业,有什么不会的就问沈夜。因为一直是沈夜在指导他,谢衣那段时间又不知道在同学间传来的武侠小说里看了些什么,私下里就经常管沈夜叫“师尊”。叫了一阵子,沈夜就随他去了。


       通常写完作业就八点了。谢衣写完作业就去储物室翻出些工具、零件什么的摆摆弄弄,然后到九点时,就准时被沈夜提回被窝里。


       起初沈夜把谢衣提回被窝后就关了灯,只开了桌前一盏台灯再看一会儿书。但是沈夜后来发现,每次到他关灯睡觉时,谢衣都还没睡。见他睡进来,谢衣就小手小脚都缠上来抱住他,然后就很快睡了。


       沈夜以为是开着台灯谢衣睡不着的缘故,意识到这点的第二日晚上,他把谢衣塞回被窝就拿着书准备去客厅。刚打开房间门,沈夜就听到背后掀开被子的声音,回头一看,谢衣已经坐起来了。


       “阿夜你去哪里?”


       “我去客厅看一会儿书,你先睡吧。”沈夜摸到灯的开关,“我给你把灯关了。”


       谢衣立刻从床上爬起来,“那我也去客厅睡。”


       沈夜挑了挑眉,“你睡不睡?”


       谢衣看了看沈夜的神情不似在看玩笑,瘪了瘪嘴,不情不愿地窝回了床上。沈夜关灯带上门就去了客厅看书。


       房间的隔音效果不是很好。沈夜看了半个小时的书,听到房间里有声音。他抬头朝房间看过去,细听了一下,好像听到谢衣的声音。谢衣没睡在干嘛呢。他皱皱眉把书合起来,想着要不要去看一眼。


       下一刻房间的门就打开了,谢衣穿着睡衣赤脚就跑出来。沈夜吓了一跳,还没做出什么反应,谢衣就已经朝他扑了过来,声音带了点哭腔地叫着“阿夜”。沈夜只好把他抱进怀里,伸手一下一下地抚着谢衣的背,等谢衣平静下来。


       过了一会儿,谢衣抬起脸来,“阿夜你看完书了没有?”没有等沈夜回答,他又说,“你不在我睡不着。”他的声音十分委屈,说完就又低头窝进沈夜怀里。


       沈夜怔了怔。父亲曾告诉过他谢衣的双亲因事故去世了,更详细的没有说,沈夜也没有问,也没有和谢衣说起来过。现在想起来,他也不知道谢衣是不是因梦着亲生父母而靥着了,但从小就失去父母,害怕自己一个人睡倒也可以理解。


       他把谢衣带回房间去,自己也一起睡下了。这次谢衣又缠过来抱住他,睡得十分安稳。


       没多久沈夜就去上了大学,他那间房间也就留给了谢衣。后来搬家,家里空出了一间房间给谢衣。但每每沈夜回家睡的时候,谢衣还是会蹭过来找沈夜一起睡。


       沈夜考研的时候报了G大,又回了这座城市。但沈夜并没有再回去住,因为他疼爱的妹妹沈曦由于身体缘故,被送去了国外疗养,而谢衣也在上高中后选择了寄宿。沈夜干脆就在学校附近租下一套公寓,给了谢衣一把钥匙,方便谢衣过来找他。


       但是他还真没想着谢衣会在高考前过来。


 


       “晚自习也不上了?”沈夜从冰箱里找出肉来解冻,想起这个问题,皱皱眉问。


       再看也没有什么效果了。谢衣心想。但这话他不敢对沈夜直说,只微微笑到,“班主任已经准假了。”


       沈夜冷哼一声,“你去请假有没得批过的时候?从小就鬼主意多,也不知道偷懒了几回。”


       “考试前太紧张也不好不是。”谢衣从沈夜手上接过一把葱,“要切这个是吧?”


       沈夜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一样想从谢衣手上拿回那把葱,谢衣把手往回手,略有些尴尬但还是淡定地笑了笑,“切一下葱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自从谢衣以前有一次下厨,彻底挑战了沈夜的心理极限后,沈夜就一直没让他再进厨房。今天估计是想着谢衣高考的事给忘记了。


       沈夜始终是对谢衣有些不放心。他一边做着手上的活,看了看锅里似乎一时半会没什么问题,就瞥了一眼站在旁边的谢衣。谢衣刚剥了几粒蒜米来洗,这会儿正在洗葱。虽然在冰箱里放了一天,葱仍然显得翠绿水灵。谢衣把它们放在小篮架在水槽里,细细的水流从葱绿和谢衣白净细长的手上淌过,看起来十分赏心悦目。


       谢衣也都快上大学了。沈夜转回头想着。大概是谢衣经常会向他撒娇,他时常会忘了谢衣已经快长成成年人这件事。


       有时候看着谢衣,沈夜会有几分陌生感。仿佛谢衣在他看不见的地方脱胎换骨,或是温雅俊秀的另一个人从沈夜所熟悉的那个可爱稚嫩的孩童躯壳脱出。但是当对方开口,或是对着他笑的时候,沈夜又觉得那确实就是谢衣。


       谢衣小时候就爱捣鼓些机械,沈夜一直以为谢衣会报机械专业,后来问起,没想到谢衣说想当医生。医生倒也不是不好。谢衣性情温柔耐心,又兼具冷静理智。医者仁心而不软弱,谢衣当是一名好医生。只是……


       “怎么了。”沈夜听到谢衣近在耳边的声音,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到谢衣的手指在他的唇角边轻轻滑了一下,“阿夜?”


       大概是自己刚才抿唇了,他抿唇的时候总显得神情有些冷硬,所以谢衣会看出他在走神——不对,谢衣刚才?


       沈夜抬眼,谢衣已经把手收回去了,笑眯眯地站在他面前。沈夜想说什么,但谢衣的眼睛看起来澄净明亮,好像对刚才那个动作并不在意,沈夜索性不提了。


       “明天考试有多少把握?”他转回身去,继续看着锅里。


       谢衣似是沉吟了一下,从后面伸手来搂住沈夜的腰,把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谢衣的下颌有些尖,沈夜的肩膀处也没什么肉,硌得不太舒服。谢衣挪了几下,找着舒服的位置。沈夜被他蹭得痒,动了动肩膀,谢衣干脆就不动了。


       “要报上我的第一志愿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沈夜应了一声,并没有意外。谢衣一直成绩优秀,高中开家长会,有时候是沈夜去的。老师看见他虽然略为惊讶,但仍然连连笑着向沈夜夸赞谢衣。沈夜每每都觉得颇为骄傲。


       厨房里的热气浮起,沈夜被谢衣搂得有点热,挣了挣却没能挣开。他想了想,觉得有些话也是该对谢衣说了。毕竟谢衣都这么大了,身高也快要赶上他了,总像小时候那样缠着他抱来抱去似乎也不太好。


       “你快成年了吧。”


       谢衣闻言声音里带上活泼的笑意,“是啊,阿夜要给我成年礼吗?”


       沈夜没想到谢衣把话题往这边带了,不过这个他却确实正打算找时间问,现在谢衣主动提起,他就干脆顺着问下去了,“想要什么?”


       “想要什么阿夜都给?”谢衣的声音沉了一些,仍然放得温柔。


        “呵。”沈夜低笑了一声,“既然是成年礼,是该给一份大礼。”


       “那我可记下了。”谢衣语气轻快起来,凑到沈夜腮边亲了一下。


       沈夜突然被亲了一下,转头瞪了谢衣一眼,“快成年了还总这么黏糊。还问我要成年礼,你哪里像个成年人?”


       谢衣轻轻地笑了笑,又把下巴搁回沈夜肩上,没有说话。


 


       晚餐过后谢衣说着考试前要放松,拉着沈夜出去散步。沈夜心想,他倒不担心谢衣紧张,该担心的是谢衣太不紧张了才是真。


       他们沿着河边走,夕光落在河面上迤逦流动,晚风里带来河边青草的气息。谢衣还穿着白衣黑裤的校服,走在散步的人群里有些显眼。这个时候高一高二的早就放假了,哪里会穿校服,高三的也还在教室里。谢衣完全是个异类。


       “你在学校里散步不也差不多。”沈夜说,“非要出学校来。”


       “见到阿夜才能放松嘛。”谢衣笑着回答。


       两人慢悠悠地走着,沈夜突然想了起来,“你明天要怎么去考场?我记得你的考场安排在本校。要我送吗?”


       谢衣转过头,眼里都是温和笑意,“阿夜送我,我当然很高兴。不过我自己去就行了。又不是什么,不过是考试而已。”


       “你倒是从小都没需要人操过什么心。”沈夜淡淡地说,“除了熊了点闹腾了点。”


       “……阿夜你是夸我呢还是埋汰我呢。”谢衣笑出了声。


       沈夜却没说话。他想起高中的时候,有一回放学时下雨,他没带伞,又从来打电话叫家长来接,打算直接快步走回去。结果他走出学校,就看见校门口有个特别熟悉的小小的身影,看着像谢衣。谢衣的小学和沈夜的高中离得不远,但沈夜觉得不太可能是谢衣。


       正在犹豫的时候,突然那把伞稍稍抬高,然后沈夜就看到了谢衣的那张小脸。谢衣特别高兴地朝他跑过来,


       放学时人太多,谢衣个子小,沈夜怕他被撞着了,连忙走过去。谢衣跑到沈夜跟前时沈夜蹲下来,谢衣把伞往沈夜手里一塞,就扑到沈夜怀里。


       沈夜把人抱住,心里生出一种角色倒置的微妙感。


 


       散步完回了家里,洗了澡之后沈夜拿书来看,让谢衣检查一遍文具和证件都齐了没有。谢衣说检查过了,都放进袋子里和钥匙一起放在玄关处。沈夜点点头就自顾自地看书去了。


       谢衣去冰箱里拿了个苹果洗净了,坐在沈夜身边开始削苹果。


       以前沈夜由于那一回谢衣下厨留下的阴影,凡经手谢衣的食物都不太敢碰,连谢衣削的苹果也不想接。不过说到底苹果是无辜的,而且谢衣虽然厨艺超出人类理解的范围,刀工却着实不错。皮削得薄,削好的苹果也形状漂亮。


       谢衣削好了苹果,果然将苹果分开,分给沈夜。沈夜抬眼去拿,却发现这次谢衣分给他的这一块很小,一口就能吃完。


       “这么小气?”沈夜准备接过来。


       “看你在看书要翻书页,也不方便拿。”谢衣径直把苹果递到沈夜嘴边,微笑着说。


       沈夜挑挑眉,还是咬住了。


       这一袋苹果其实还是谢衣买了放在冰箱里的。苹果清脆甘甜,刚从冰箱里拿出来,又口感清洌冰凉,且咬下去带着散溢开的果香。沈夜挺喜欢,又因注意力放回书上,看得认真,谢衣将整个苹果一片片地削下来喂给他了也没意识到。




       睡觉的时候谢衣果然要过来一起睡。


 


       其实这里另有一间房是专门留给谢衣的,但是根本没有用过几次。谢衣每每过来都要和沈夜一起睡,赶都赶不走。谢衣长大后也不像小时候那般总是肆无忌惮地抱着他,沈夜也就干脆随他去了。


       睡前沈夜又检查了一遍闹钟,以免谢衣早上睡过头。


       沈夜很快就睡着了,但是半夜里一直感觉呼吸不顺。他醒了过来,发现是谢衣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搂得上来,而且一条手臂和腿都搭在他身上。沈夜是平躺着的,谢衣的脑袋拱在他的颈窝间,呼吸都吐在他的肩膀上。


       睡前窗帘没有拉起来,夜半清朗的月色照进屋内。被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谢衣蹬掉了,他穿着短睡衣和短睡裤,裸露着搭在沈夜身上的手臂和腿都显得白皙而修长,线条也非常漂亮。沈夜有点发怔。


       他意识到谢衣已经不是当初那个短胳膊短腿的小孩了。


       到凌晨的时候温度会降下来,那段时间会有些冷。沈夜被谢衣压着,又想到谢衣明天高考,担心这会儿动作会吵醒谢衣,不敢把他挪开,就慢慢地扯过被子,小心地盖在两人身上。但被这么压着,动作范围总归有限,被子又被谢衣压着,扯都扯不动。


       这什么破睡相啊。沈夜叹了口气。


       这时谢衣忽然轻轻地动了动,沈夜一顿,停下手来。但谢衣动了动之后,反而把他搂得更紧些,整个人也朝他凑得更近。沈夜被谢衣的发丝扫着颈项有些痒,又不好推开。但痒不似痛,到底不好忍,沈夜还是挣了挣。


       沈夜不过这轻轻一挣,谢衣就醒过来了。


       最开始沈夜并没有意识到谢衣醒了,因为谢衣搭在他身上的手和腿都没动,脸又几乎埋在沈夜的颈窝里,沈夜根本没看到谢衣睁开眼。让他知道谢衣醒来是谢衣的一个动作。


       谢衣在他的肩颈处亲了一下,轻声呢喃,“阿夜?”


       沈夜整个人都僵住了。


       谢衣上了高中后,平时偶尔亲一下他的脸,沈夜也没当回事。毕竟谢衣从小就失去双亲,又一直和他住在一起,亲近他也不奇怪,而且谢衣打小对他就是一股黏糊劲。但是亲脸和亲颈部,这个感觉差别实在太大了。


       沈夜觉得自己反应都有些迟滞了。他一点都想不起来刚才谢衣那一亲是什么感觉,只知道被谢衣亲了一下。但是谢衣本来就凑得近,大概也不是亲着,而是擦着?但是他又分明记得谢衣刚才确实将脸往前凑了一下,亲了之后又重新搁回原来的位置。


       谢衣已经睁开了眼睛,搂着沈夜的手松了一下,声音也比刚才清醒了许多,“阿夜。”


       沈夜定了定神,抬手拍了拍谢衣,“怎么醒了。”


       “唔……”谢衣松开了手,稍稍撑离身体,“好像听到阿夜叹气了,怎么了?”   


       可不都是你那破睡相,沈夜想。但是现在谢衣的睡相反而不重要了。他动了动腿,发现谢衣的腿还搭在他腿上,“挪下去。被子都盖不了。”


       谢衣把腿移开,沈夜坐起来去捞被子。睡衣有些短,露出一小段腰。谢衣躺在床上,目光沿腰往上。再往上的部分都被衣服遮住了,什么都看不到。谢衣有几分可惜。


       沈夜回过头,看谢衣神情温柔带有笑意,抬手敲了敲他,“明天考试,你还不快睡觉,在想什么。”


       “在想成人礼。”谢衣笑着回答。


       “我还会耍赖不成。你考好试再说。”沈夜将被子盖在两人的腿上然后躺下来。


       谢衣自觉地伸手去把被子提上来,拢到沈夜肩膀边,又要伸手来抱住他。沈夜刚被谢衣的那个亲吻弄得不自在,又想到谢衣明天早上要高考,不想和他折腾,就随他抱着。




       但是再睡下去,沈夜却一直没有睡着。


       谢衣也没有睡着。谢衣和他靠得近,沈夜能听到谢衣的心跳声,温和、平缓而放松,但呼吸却并非入睡时的柔缓绵长。


       “怎么不睡。”沈夜低声问到。


       谢衣似乎是笑了笑,温热的气息轻轻洒下来,“我明天高考,睡不着不才是正常吗?”


       “……你现在倒是正常了?”沈夜有些失笑。


       “想到快高中毕业了。”谢衣一直没有抬头,声音都捂在沈夜的颈窝里,“阿夜高中毕业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沈夜想了想,“没什么感觉。”他望着墙角的柜子,那里被月光照亮了一小片,“怎么,你现在感慨良多?”


       “快成年了。”谢衣的声音听起来很温柔,“我离阿夜又近了一点。


       沈夜一怔,这是个他没有预料到的答案。


       “我之前和阿夜说过吗?”谢衣继续说着,“我想报的是G大。”


       沈夜皱皱眉,脸色有些沉,“别告诉我是因为我在那里读研。”


       谢衣的初中和高中都和沈夜是同一所学校,尽管谢衣去读的时候,沈夜早毕业好几年了。初中和高中倒还无所谓,但大学如果也是这个原因,沈夜就无法接受了。


       “不是。”谢衣平静地说,“G大和另一所国外的高校有一个联合项目,我打算到时候去那边读研。那所大学的医学系很不错,我从高中开始就一直想去。我之前查过资料,在G大就读,顺利的话可以申请提前过去。”


       沈夜一时没有说话。


       由于谢衣在读高三,关于填志愿的事,沈夜并没有和他提起过太多。谢衣的理由和态度全然超出他的预料。沈夜没想到谢衣对于自己的未来计划得如此长远,就像一个真正的成年人,理智地规划着自己的生活。


       他好像是在一夜之间见到了一个孩子的成长。沈夜仿佛能听见什么破土而出的声音,在这个清亮的月夜里,带着无可言说的生气,能让人看见并不真切的希望。


       “阿夜你觉得怎么样?”谢衣松了手,撑起身体看着沈夜。


       沈夜唇边带出些清淡笑意,眼神也温和许多。谢衣像是因他并不十分常见的微笑而顿住,垂眼怔怔地看着他。沈夜抬手摸了摸谢衣的头发。


       未来可期。


 


        -END-



真好,喜欢

不安定:

有幸担任了今年的初音交响乐【MikuSymphony2018-2019】的主视觉以及服装设计!请多指教!

官网地址:http://sp.wmg.jp/mikusymphony/

考完试打完游戏就开更

是和小姐姐聊天时同时提到的神仙

Nebula-517:

在我体内 

肆意生长。

           / Mutualism 共生


-

最近疯狂赶稿审美疲劳,眼睛对画面里出现的问题不太敏感了,在此十分感谢  @Nio   @Ryekoon   @ydnew 亲爱的天使们不断忍受我相当频繁的骚扰,给出了很多非常棒的建议,请接受蓝蓝诚心实意的感谢!!big hug!

喜欢!

不用担心我学习:

星期五的哪咤

绢本工笔

70*30cm×6

野望

三十岁之前有望成为情色写手出道么,然后去说服小女朋友作为R18画师出道